打印
手机阅读本文
默认字体字体加大字体减小

我的大学老师——老猴儿

时间:2019-12-30 09:18:29 来源:玉林新闻网-玉林日报 作者:罗璐

我第一次见老猴儿的时候,是在两年前的开学迎新日。一人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到班级处报名,满头热汗地注册完,一辆黑色半旧的电动车“刷”的一下就停在我身旁,我抬眼一看,是一个戴着眼镜、头发稀疏的老头子,在车上笑眯眯地看着我,问:“这么多东西,在哪个宿舍的,我帮你拉过去。”尾音轻快而跳跃。出于对陌生人的戒备心理,我拒绝了他。奈何那个老头儿实在是太热情,不仅下车去看我的宿舍号,还一边把我的行李往车上搬,一边嘴里不停地念叨:“我就是文传院的老师,不用客气,宿舍这么远。”听到这句话我心想:怎么可能会有大学老师主动来给学生运行李,更何况这身打扮:一件polo衫洗得不知原样,一条皮带把半旧的黑色西装松松垮垮地悬挂在腰间,还骑一辆半旧的电动车。不会是假冒大学老师来骗新生的吧?于是,我冷下了脸来推辞,终于把他“赶走”了。

后来在学校里,倒是常常看见那个老头儿骑着一辆与他年龄不符的山地车在学校里来来去去,才知道,原来他真的是老师。一次逻辑学课上,梁老师有事儿不能来,请了另外一个老师来代课。我一进门就看到了他,哎哟,原来老头儿还是个教逻辑学的老师!他自我介绍姓侯,让我们叫他侯老师,我在心里给他取了一个“老猴儿”的外号。课堂上的他天马行空,信手拈来,随处都是讲逻辑的素材,一路幽默风趣,逗人发笑。可是底下的同学却不买账,纷纷抱怨这讲的是什么,为什么不按书本来。循规蹈矩的路走多了,我倒是希望生活偶尔来点小插曲,就这样,我和老猴儿算是第一次正式见面。

不久后,因为文工团的排练时间吃紧,中午就得打包螺蛳粉到工坊吃,但工坊没有碗。我以为提着袋子把粉吃完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做起来就难了。我在走廊提着一袋粉正不知所措,恰巧侯老师就关门出来了,我灵机一动,问他:“老师,你有碗吗?能装粉就行。”侯老师摸了摸刚放进口袋的钥匙,重新把门打开了,在办公室里急急忙忙地找,先是拿起一个小茶杯,回头比划了一下,不行。又看到一个物品架上的白色的纸碟子,踮起脚拿了下来,给我试了试,还是不行,盛不住汤。我连说:“老师,不用找了,我自己提袋子吃就行,不用啦!”但他还坚持在找,拿起东西就比划一下。转了一圈,他的目光落在一盒清风纸巾上,毫不犹豫抓过那盒抽纸,看到他的动作,我反应也很迅速,连忙说:“不用啦,老师,不用啦。”说时迟那时快,老猴儿立马把里面的纸巾都掏了出来,递给我一个纸巾盒。我顿时感觉自己给他添了麻烦,面有愧色地说道:“老师,给你添麻烦了,还牺牲了一盒纸巾。”老猴儿洒脱地说道:“说什么牺牲,是互相成就嘛!反正都是要用的。”说完便拉开抽屉,郑重地把那叠纸巾放了进去。

慢慢地,侯老师和工坊的同学都熟悉了起来。只一句暗号“散步吗?”我们就会停下手头的工作,前往食堂。在饭桌上,我们谈天说地、畅聊古今,说各自的生活,说各自的困惑,好不快意。如今,我想对老猴儿说一句:“老师,永远年轻呀!”

责任编辑:覃维

你可能喜欢看的

澳客彩票计划群 御都彩票计划群 博乐彩票计划群 荣鼎彩开奖 盛兴彩票计划群 永发彩票计划群 大富彩票计划群 全球彩票注册 北京11选5开奖 大运彩票计划群